2022年12月6日

华体会体育最新官方入口|app下载

💖💚🌙华体会体育最新官方入口|app下载【该省之省,一文铜钱,即是家族根本,该花则花,一掷千金,根本无需眨眼】,【人都会长大的,长大了之后,就会捡起一些新东西,丢掉一些旧东西,就这么丢丢捡捡,哗啦一下子,就老喽】

聚橙演艺

昨晚,历经15天的第六届上海夏季音乐节,在乒乓与交响的跨界混搭,及来自全球13个国家40余位青年歌唱家的激情放歌中,落下帷幕。上海交响乐团原乐队首席王希立和张曦仑也随着这场音乐会的上演,为自己在上交近半个世纪的职业生涯划上句号。

出格,刺激,戏剧性,充满活力——《》这样评Andy Akiho的音乐。

当你知道他是一位电子音乐作曲新锐时,也许会觉得这些评论都是陈词滥调——我们听电子音乐想要的不就是这样一种感觉么?

与其说Andy创作的是电子音乐,不如说是使用电子乐元素创作的实验音乐。他会在充满紧张感的弦乐急板乐章中穿插水晶合成音色,产生令人好奇的神秘感;他会舍弃一成不变的节拍,每隔三小节就在四拍和三拍间切换一次;他会让纯真的钢鼓和冷艳的钢琴旋律对话,碰撞出似乎和谐又不和谐的和声;他不使用无序的鼓点,却能让两串规整的节拍叠加出让人行走不稳心跳加速的效果;他不使用日本五声音阶,却让音符散发出清晰可辨的东瀛气息;他让爵士女歌手和着金属音乐唱出慵懒的蓝调;他能让探戈节拍与New Age(新世纪)乐句完美融合……他的每一首作品都展现出超乎常人的想象力,却不会让听众感到难以理解——直击人心的仍是音乐本身的魅力,而非惊世骇俗的概念。所以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一个还在哈佛修作曲博士学位的学生,已作为2014年美国作曲家交响乐团(ACO)“新锐作曲家”(Underwood Emerging Composers)的获奖者而备受瞩目,他将获得15000美金的委约创作一部作品,作品会由乐团在未来的演出季中首演。他两次获得美国室内乐协会(CMA)大奖,另外,卢奇亚诺·贝里奥(Luciano Berio)罗马学院奖、布朗热(Lili Boulanger)纪念基金奖、哈佛大学弗洛姆(Fromm)基金奖等一连串实验音乐界的重量级大奖,也写在他的简历上。

在2015年7月的MISA闭幕式上,Andy将布置出前所未见的演奏会场——乒乓球桌、打击乐独奏乐共同登场的舞台,首演一部名为《乒乓协奏曲》的新作,这部作品是上海夏季音乐节和北京国际音乐节联合委约的作品。不禁让人期待:这位节奏大师又将怎样刷新我们的听觉体验?

仅仅是看一下演奏说明,已经让人感到新奇。独奏乐器包括两个乒乓球手打出的球、打击乐和小提琴。如果说打击乐器中含有玻璃瓶这样的乐器今日已经司空见惯,那么需要乒乓球选手通过精妙的技术,让小球和球桌撞击出稳定的节拍,会不会让你更加期待?在第一乐章,乒乓球桌会被搬上舞台,成为两位乒乓球手的乐器,小提琴和打击乐的独奏配合小球的节拍,各自即兴演奏,而乐队则奏出规整、重复的乐句。想到Andy的风格混搭功力,这一乐章的演出效果想必悦人耳目。

第二乐章引入了Andy最拿手的神秘风格,舒缓的乐队伴奏,配上小球在大鼓上的寂寞敲击,想必是让人为之柔肠寸断的片段。

无论对观众还是演奏家,这众多的精心安排与即兴成分都让协奏曲的每次演出成为一期一会的独特体验。而MISA的闭幕音乐会更是用华丽的演出阵容,让这部协奏曲的首演成为梦幻版本。

为了配合这部需要超人演奏才华及合作经验的作品,主办方请来的四位独奏家来头也着实不小。先看两位乒乓球手。美国小伙迈克尔·兰德斯(Michael Landers)和美籍华人姑娘邢延华,两位都是美国的乒乓国手。迈克尔从十三岁起就开始职业乒乓生涯,是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世界乒乓冠军赛男单冠军获得者。同时,他也是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全球排名前十的商学院)的大三学生。而邢延华则从八岁开始每年回中国训练和比赛,甚至代表金华队参加过中国乒乓球超级联赛。从十五岁开始,她每年包揽了所在年龄段的所有全美乒乓赛女单和女双冠军。大量的训练并没有影响她的学习,目前她正在普林斯顿大学读二年级。有这样两位乒乓实力和知识底蕴兼具的球手,我们可以预见他们对乐曲的理解和演绎绝对会超过普通的运动员们。

再看两位器乐独奏。打击乐独奏大卫·科森(David Cossin)曾为李安导演的《少年派的奇幻冒险》和《卧虎藏龙》录制配乐,也是超级流行天王斯汀(Sting)在全球巡演时的专用鼓手,更与马友友、谭盾等音乐大师屡屡合作,可以说是打击乐界的“全能王”。小提琴独奏伊丽莎白·泽尔策尔(Elizaberth Zeltser)是典型的音乐神童,三岁开始学琴,四岁就赴纽约演出维瓦尔第的小提琴协奏曲,五岁登上以色列电视台全球节目的舞台,后分别于朱利亚音乐学校、莫斯科音乐学院及曼哈顿音乐学院求学。目前她已与圣彼得堡交响乐团、纽约爱乐乐团等一众知名乐团合作过,除了独奏和协奏,还出演了很多室内乐作品。如此早慧而多才,令人想起当年的安妮-索菲·穆特。

充满活力的上海交响乐团、四位“实力派”独奏家(2位独奏+2位乒乓球手),再加上年轻的作曲家Andy本人,无疑是一支“梦之队”。在MISA闭幕音乐会舞台上,他们过人的才艺、快速的反应以及与生俱来的乐感,定将为此次演出的成功“背书”。

闭幕音乐会上,上海交响乐团将由黄屹、张洁敏和余隆三人同台接力。上半场的《乒乓协奏曲》由黄屹执棒,下半场的“I Sing Shanghai”则汇聚了13个国家40余位杰出的青年歌唱家,为上海激情献唱,张洁敏、余隆轮番指挥。曲目涵盖了老上海歌曲联唱《四季歌》、《夜来香》,中国民歌《玛依拉变奏曲》,及莫扎特、普契尼、罗西尼、莱哈尔等西方古典作曲家的歌剧选段。

“I sing Shanghai”经过严格筛选,最终选出了来自中国、美国、加拿大、乌拉圭、意大利、法国、巴西、乌克兰等13个国家的40余位青年歌唱家。在一个月内集训,接受西方歌剧演唱技巧和表演的密集训练。在夏季音乐节的闭幕演出上登台。外国歌唱家唱中国歌曲,中国歌唱家唱西方经典,饶有趣味。

当整场音乐会进入尾声之际,令人动容的一幕悄悄发生了。反声板上投影出了两位上交乐手的照片。上交透露,这场演出是原乐队首席王希立(73岁)和张曦仑(73岁)在上海交响乐团的最后一场音乐会,两人在多年前退休后,依然为乐团奋斗至今。上海交响乐团特意“翻箱倒柜”找来了多张浓缩着两人音乐年华的旧照,向他们对于音乐事业近半个世纪的默默付出和辛勤耕耘致敬。

王希立、张曦仑身上凝结着的“上交精神”,深深印刻在了与之共事的年轻一代身上。“我就坐在两位老师的身旁。平日里,他们丝毫没有首席‘盛气凌人’的架子,相反,对于每一位演奏员都像是自家的孩子,悉心指导我们指法、弓法等专业技巧。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时候排练、走台压力很大,常常需要一整天,很多年轻乐手都在‘叫苦’,而他们两位老先生却毫无怨言。这种职业精神激励着每一位年轻的乐手在乐团奋斗。”上交小提琴演奏员潘沂说。

1973年进团的张曦仑,与上交历任的每一位指挥都合作过,见证着这支乐团蓬勃向上的音乐之路。他与王希立同为初创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上交室内乐品牌演出的主力队员,拥有相当一批粉丝。王希立在进入上交前,曾任上海芭蕾舞团管弦乐队首席,参加过舞剧《天鹅湖》、《睡美人》等剧的演出,并担任《梁祝》等小提琴协奏曲的独奏,1986年他调任上海交响乐团后,在把握和带领乐队体现指挥意图方面表现了非凡的敏感和才能,并为大量电影电视剧配乐并录制了许多音带唱片。张曦仑则擅长迅速把握音乐并带领乐队体现指挥意图,数十年来,在与皮里松、罗慕洛、海德格尔、麦家乐、傅聪等几十位海外指挥家和独奏家的合作中,他都获得了高度评价。1985年,他应世界爱乐乐团之邀赴斯德哥尔摩演奏,他还在许多电影电视剧的配乐中担任独奏,由他担任大段独奏的影片《庭院深深》曾荣获电影金鸡奖最佳音乐奖。